当前位置:xmsg.cn旅游德令哈旅游景点有哪些_德令哈旅游自驾游攻略
德令哈旅游景点有哪些_德令哈旅游自驾游攻略
2022-09-28

德令哈位于青海省境内,这里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景点,还有传说中的外星人遗址,这个对于很多游客来说确实是体验大西北的重要桥头堡,让你在这里感悟西北的无限风光,下面给大家分享德令哈旅游景点大全。

德令哈旅游景点大全

克鲁克湖

“克鲁克”是蒙古语,意思是“多草的芨芨滩、水草茂美的地方”。她位于柴达木盆地的东部,属于微咸性淡水湖,水色清澈、湖面平静,景色绮丽旖旎。

外星人遗址

外星人遗址就坐落在咸水的托素湖南岸。远远望去,高出地面五六十米的黄灰色的山崖有如一座金字塔。

诺木洪遗址

是中国解放以后新发现的一种古文化遗存,有着独特的文化内涵,因首先发现于柴达木盆地都兰县诺木洪,故考古学上称之“诺木洪文化”。

阿力腾德令哈寺

由塔尔寺赛多活佛创建,法名“丹巴培吉林”,意为“佛法兴旺洲”。寺内藏有珍贵的文物、琳琅的法器、千姿百态的佛像和浩瀚的文献藏书,是一座佛教艺术的宝库。

紫金山天文台

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于1982年开始建设,位于美丽的青藏高原、青海省第三大城市德令哈,德令哈是蒙古语,意思是“广阔的金色原野”或“金色的世界”。

红军沟

红军标语、红军桥、红军哨所与风光瑰丽的原始天然林一起成为青海省著名的红色旅游景点。

黑石山水库

黑石山水库位于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市境内,是一座以灌溉防洪为主,兼有发电、旅游、水产养殖等综合效益的中型水利枢纽工程。

尕海湖

甘南第一大淡水湖,是青藏高原东部的一块重要湿地,被誉为高原上的一颗明珠,尕海湖水草丰茂,许多南迁北返的珍稀鸟类在此落脚和繁殖,黑颈鹤,灰鹤,天鹅等珍禽遍布湖边草滩。

贝壳山

位于都兰县诺木洪乡东南方向的一片荒漠地带。贝壳山不高,说它是座山,是大漠人诗意的夸张。

托素湖

托素是蒙古语,即“酥油湖”的意思。托素湖是典型的内陆咸水湖,湖的周围全是茫茫的戈壁滩,气温较高,湖水的蒸发量很大,水中的含盐量增高,水生动植物和浮游动植物也很少。

德令哈旅游自驾游攻略

德令哈,在是蒙古语里意思是「 金色的世界 」。

第一天到德令哈,住进了一家名为「 德令哈一夜 」的青年旅社。老板是个比我们还小两岁的小伙子。有股子江湖气。

下午我们迫不及待去了海子纪念馆。晚上在公共区,大家坐一起聊天。青旅里已经有了七八人,都是天南地北的青年旅客。大家坐成一圈,老板就过来倒酒。青稞酒,度数并不低。大家就聊着。我和小九那点破酒量,很快就不行了。

第二天,青旅的人问我们要不要一块儿做饭吃。我们说好啊,外边的饭太难吃了。说是一块儿做,其实我和小九就是打下手,刨了几个土豆而已。掌勺的是几个姑娘。我和小九恬不知耻地偷懒着。饭做好了,味道很不赖。

下午我坐窗边拨吉他。来了一个姑娘,特能聊。扬言要下棋,我以为是下象棋,结果她下的是五子棋。五子棋输赢太快,她非要赌点什么。我问,赌什么。她说,霸王丝。我问,霸王丝是什么?她说,就是辣条。

结果三盘两胜,她输了。第二天上午,她真的给我带了两包辣条。

我说,叫大哥。她朝我像女侠般抱了个拳,中气十足地叫了声,大哥。我指了指小九,说,叫二哥。她又挺直腰,给小九行了个礼,叫了声,二哥。我说,嗯,老三不错。

我原以为老三是个女汉子。结果她一喝醉,就哭地一塌糊涂。晚上大家吃完饭,喝点酒后,她和小九一边讨论爱情,一边吵架,一边大哭。

小九那点破酒量比我好不了多少,但每次喝得最爽快的就是他。他喝多了跟老三吵架的时候,一本正经。像是两小儿辩日。辩论着爱情是存在还是虚无。

两人吵得脸红脖子粗。我去劝架,小九说,你丫别袒护她。我这是开导她,让她看清现实。

我在一边特别想弄死他,跟个失恋的姑娘,你讲什么人生大道理。但小九是个伟大的辩论家,一旦发表爱情观,老三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就差没晕过去。

到了第二天,老三清醒了,跑来给小九赔礼,二哥啊,我昨晚失态了啊。小九摸摸下巴的胡茬,显得很大度,嗯,没事没事儿。

老三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她给小九讲完了故事,又给我讲啊讲。讲的时候,我总盯着窗台上的向阳花看。不知道谁画的,模仿着梵高。不像,但是颜色鲜活。那一刻,我突然喜欢上向阳花。后来我到了敦煌的小镇里,看到了真的。心想,以后家里能有个院子,就种它。

在海子纪念馆边

第一次到德令哈,我和小九去了几个主要的景点。那几天听说,再过些日子,要举办海子诗歌节了。主办的,是老丁的朋友。我和小九先去了敦煌,到了诗歌节又折回了德令哈。同时,老丁带着他的女朋也从西安赶到了德令哈,顺利会师。还是住在原来的那个青旅。

诗歌节那天,看到了海子的母亲上台用方言朗诵海子的那首《日记》,朗诵到最后一句: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我眼泪模糊。当晚,我和小九、老丁他们奔赴诗歌节活动的户外音乐节。回去时,青旅的另一个女老板开车一趟趟接我们。女老板叫吉吉,特开朗,能喝酒,能读诗,性情中人。往那一坐,像是认识很多年的大姐。

海子母亲

大家似乎都没有睡意,于是坐在公共区聊天,吉吉组织大家搞活动,气氛弄得很活跃。老板又跑过来倒酒。大家玩起来了成语接龙,真心话大冒险。

酒过三巡。在座的一个流浪歌手弹着吉他,唱起来了歌。唱了西北民谣,唱了小众到谁都没听过的原创民谣,又唱了大家都会唱的赵雷的《画》。他身边跟着一个小姑娘,他唱歌的时候,小姑娘就向着他,看着他出神,嘴角隐隐有甜蜜的笑容。

他俩坐在一条板凳上,流浪歌手的吉他上挂着一个铃儿,摇晃的时候会响。小姑娘听得入神了,直接光着脚蜷在了板凳上,抱着膝盖,盯着他按和弦的手。

离开德令哈的留念

我记得那晚,大家聊了很多,也都有些醉了。老三甚至唱了山歌儿。后来她喝醉了,又不停地哭。她家离得不远,所以才常来玩,做个义工。我怕她出事,说送她回家。路上,她又讲她的故事。我说了些片汤话,等于没说。

流浪歌手睡的是帐篷。第二天上午,我起来的时候,看见小姑娘蹲在流浪歌手的帐篷前聊天,说话很轻。流浪歌手的神情很柔。

那阵子,我有点感冒。想着快要进藏了,感冒不行。那天老三说,大哥,我带你去打针。我也真去打了两针。

下午打第二针回去的路上,老三突然跟我说,大哥,我要出国了。我问,去哪儿?她说,哈萨克斯坦。我说,哦。她说,回头我给你寄明信片。我说,好。

打针回去的时候,我看见流浪歌手,正拉着他的破旧音响,背着吉他。身后是背着大大旅行包的小姑娘。他朝我和老三笑了笑,走了啊。我说,好走啊。

流浪歌手的背影越来越淡,他身边的小姑娘背影也隐没了。

后来,听小九说,那个小姑娘是流浪歌手在路上捡的。

离开德令哈不久,老三去了哈萨克斯坦。她说是去当战地记者,我没多问。其实无论去做什么,她的终极目的是疗伤。

人的身体受了伤,医生有办法做手术。但是心里受了伤,就只能靠时间的手术。我知道老三她懂。我一厢情愿地认为,老三选择去那么遥远的地方,伤就算好一半了。或许再见时,她心里的伤已经结痂。也或许,我们再也见不到。

德令哈是个令人难忘的地方。海子的纪念馆,金色的阳光,打马而过的行者,流浪歌手的情人,还有窗户上不知道谁画的向阳花。

德令哈的夜晚很奇妙,空旷而散着淡淡的寒气。每次喝酒的时候,都有姑娘哭,像是定律。其实未必是大悲的事,只是放在年轻人的身上,就有了悲剧的意味。但并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那么浅白。往往平日笑起来灿烂的人,哭起来尤为残酷。

离开德令哈的那天,老三说,我不送你们了。